這4類高血壓,可以不用藥!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居民生活方式的改變,高血壓已成為影響我國乃至全球居民健康的重大公共衛生問題之一。據數據顯示,1975至到2015年,全球飽受高血壓之苦的人數從5.94億增至11億,而我國18歲以上高血壓患病率為 25.2%,相當于每4人中就有1個高血壓患者。

盡管高血壓很容易確診,但有研究表明,高血壓的診斷仍存在重大差距,全球約有5.8億高血壓者未獲診斷且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病情,超過50%的高血壓人群沒有得到有效的治療。

眾所周知,血壓升高要服藥,然而,一些特殊情況的高血壓的診斷治療是一線醫生棘手的問題。高血壓需不需要吃藥,這其實是一個因人而異的問題,需要考慮很多因素,包括白大衣高血壓、假性高血壓、仰臥位高血壓以及不正確的血壓測量方式等。因此,對于臨床醫生來說,準確的診斷高血壓尤為重要。

初次診斷為高血壓患者

對于血壓僅輕度升高,初次診斷為高血壓患者來說,可先行生活方式調整。通過保持清淡飲食、戒煙限酒并且適當運動,相當一部分的高血壓患者可先不吃藥,就能夠把血壓降到正常水平。

降壓藥物治療的時機取決于心血管風險評估水平,在改善生活方式的基礎上,血壓仍然超過140/90mmHg目標水平的患者應給予藥物治療。中危患者可觀察數周,評估靶器官損害情況,改善生活方式,如血壓仍不達標,則開始藥物治療。對于低危患者,則可對患者進行1~3個月的觀察,盡可能進行診室外的血壓監測,評估靶器官損害情況,改善生活方式,如血壓仍不達標,則開始藥物治療。

由于診室血壓測量的次數較少,血壓又具有明顯的波動性,需要數周內多次測量來判斷血壓升高情況,尤其是對1級和2級高血壓,有條件的應進行24小時動態血壓監測或家庭血壓監測。

白大衣高血壓

白大衣高血壓是反復出現的診室血壓升高(高于 140/90 mmHg),而診室外的動態血壓監測或家庭自測血壓正常。對于這類人群想要確診,需要借助24小時動態血壓監測來協助診斷了。目前指南推薦,白大衣高血壓患者只需生活方式調整,不需服藥。

在臨床上,相當一部分患者為白大衣高血壓,單憑診室血壓,無心臟疾病或腦血管病,腎臟疾病,外周血管病以及糖尿病等合并癥。如果服用降壓藥,患者診室外的血壓較低,則可能造成過度治療。

假性高血壓

假性高血壓是一種使用普通袖帶測壓法所測血壓值高于經動脈穿刺直接測的血壓值。2013年歐洲高血壓指南提出,假性高血壓是指由于嚴重的動脈硬化阻礙了肱動脈的壓縮,使得血壓測值假性升高的現象,這在老年人中,尤其是在動脈嚴重鈣化的老年人中較常見。

假性高血壓的診斷金標準為直接測量動脈內血壓,而這種是一種侵入性方法。引起假性高血壓的原因有多種,比如年紀大,動脈硬化,肱動脈鈣化,糖尿病,尿毒癥,硬皮病,測壓袖帶的寬窄、長短,上臂的臂圍等。若出現以上情況應考慮假性高血壓。

假性高血壓的治療應根據患者的臨床情況決定。有部分患者由于動脈僵硬度增加,心血管事件的風險是升高的,臟器的血管也有動脈硬化,因此常伴有臟器供血不足。如果這時候進行降壓治療,很可能導致過度降壓,從而出現嚴重并發癥。因此,在未確定合理的降壓目標前不宜貿然進行降壓治療,及時監測血壓,進行綜合干預。

不正確的血壓測量

血壓的準確測量量是正確診斷和治療高血壓的基礎。雖然測血壓簡單,但如果忽略了細節就可能導致血壓上升。

憋尿:可導致血壓讀數偏高10~15mmHg。在測量血壓之前,應排空膀胱。

坐姿不端正:懶散,背部/下肢缺乏支撐等不端正的坐姿,可造成血壓讀數偏高約6~10mmHg。測量血壓時,須背靠椅背,雙腳平放在地板或腳蹬上。

手臂懸空:可造成血壓讀數偏高約10mmHg  。應將手臂平放桌面上,應給予支撐,避免肌肉收縮和等長運動影響血壓。

翹二郎腿:可使讀數偏高約2~8mmHg。不要翹二郎腿,雙腳得到支撐,避免交叉雙腿。

說話:回答問題,打電話可能造成血壓讀數偏高約10mmHg。因此需要注意保持安靜。

如出現以上的錯誤的姿勢及干擾因素,就足以導致高血壓的誤診。另外,老年人,糖尿病患者及出現體位性低血壓情況者,應加測站立位血壓。

(來源于39健康網,如有侵權聯系刪除)